安安

😉

我昨晚梦到跟居老师一起去吃哈密瓜饭了,居老师一路上一直在碎碎念要打包一份给bygg,搞得我一度怀疑他俩有一腿。结果好不容易上菜了,刚上桌我就醒了。


醒来的我捶胸顿足啊,还没尝一口呢,怎么就醒了,闹钟没到时间啊楼下的小孩儿也没哭啊!


我去面壁了。


不过我只听过菠萝饭,哈密瓜饭有吗?


昨晚我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梦里我是一个在校不良少女,大中午的翻墙出来跟俩社会青年窝在烂尾楼里斗地主。

手气不好加上边儿上俩二货还死命抽烟,熏得我很是恼怒。正气头上,居老师以图中的形象出现在门口,对我说道“黄苹果,你跟老师回去!现在是午休时间”

“我不回去,居老师你别管我了!”我瞥了居老师一眼视线再次回道牌面上压着火气回道。

“黄苹果!”居老师吼了一声,充上来抽出我手里的牌扔在地上,吼道“我让你跟我回去!”

“你烦不烦啊,信不信我打你啊!”我随手拿起脚边的砖头站起来昂着头怒视着居老师。

“你敢!”

“我还就敢了!”我的手比我的嘴还快,一砖头拍在了居老师的额头上。血溅了一砖头。居老师就这么直挺挺的倒在了我面前。

“呦,果姐今天开荤啊,要不要哥几个帮把手把这白豆腐处理了?”旁边出现了流里流气的调侃声。

我一回头才看到俩二货头发一紫一青。这辣眼睛的发色瞬间把我仅存的点点良知刺激出来了。

“别,我可不想闹出人命。你们先走吧,这里我自己处理。”我慌忙道。

他们走后,我扔了手里头的砖头,蹲下来探了探居老师的鼻息,还活着。我喊了好几声居老师都没醒,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光合作用四个字,好像是居老师课上讲过的。

然后我就用尽毕生的力气把居老师拖到外面有太阳的地方,还找了太阳最强的地方,心想着晒晒太阳光合作用一下没准儿他就自己醒过来了。我还是先跑吧,不然他醒过来又把我纠回学校叫家长怎么办。

良心不安的过了几个小时,太阳下山后我到原地看了居老师不在了,心想他肯定回学校了,明天再找他道歉好了,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第二天到学校的时候,我莫名的有点紧张,总感觉周围怪怪的。

我随手抓了一个路过的同学问道“同学,你看到居老师了吗?”

“我刚刚看到他在教学楼三楼”同学指了指对面的楼。

我连道谢都没说就跑走了,我把教学楼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找遍了,居老师不在。

在教学楼门口我碰到了戴眼镜的胖胖的主任,于是把他也抓住问了句“主任,你看到居老师了吗?”

“他不是在校门口迎接新生吗?刚刚过去的”主任笑眯眯的。

“谢谢主任,我先走了”

我飞一般的跑向校门口,我总觉得我慢一点居老师就不见了。

校门口那么多老师,我来回看了好几回楞着没看到居老师。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来越心慌了。

保安大叔匆匆忙忙的从我旁边跑过,我条件反射的跟上去,边跑边问“王叔,你今天看到居老师来学校了吗?”

“有个女学生搞早恋想不开要跳楼,居老师去上面劝了”

我一听来了精神,分分钟跑到了楼上。可是楼上除了一堆看热闹的根本没有居老师的身影。

“跳楼的,你看到居老师了吗?”

“没有”

“你站那视野比较开阔,帮我看一下居老师在哪”

“那里!”

我顺着跳楼女手指的方向一看——后山。居老师去那干嘛呀,去光合作用?昨天没光合够?!

“谢谢啊!不打扰你了。”

我又急急忙忙的往后山跑去了。一路上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好怕居老师出什么事。居老师要是不见了,我可怎么办!好方!

到了后山,空无一人,我喊了好几声,回我的只有我自己的声音。

心越来越慌了,居老师不见了,我害死了居老师,居老师被光合作用给光合没了。都怪我!

越想越慌越慌就越气,气到胸口疼的时候我醒了。然后才发现只是梦。

那我就发出点不一样的声音。

想起了我家狐狸。唉

清江:

我想说的其实都被重门老师说完了,但还是努力地再挤一些其他东西说一说吧。
我也反感过度ooc,这没什么好否认。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新手作者们不必害怕。
新手、ooc和过度ooc,是并不相同的三件事情。
每位作者都曾是新手,每篇同人都会存在ooc,但只要你塑造的人物没有偏离原作大主线,不会有人特地去给你鸡蛋里边挑骨头。
新手的度容易把握不好,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但只要你曾经用心钻研,一定能从你的文字中看出钻研过性格的痕迹。
所以不用太害怕,想写就写,没在怕的。
只是别纯粹为了自己开心,披着人物的外壳和名字,去写两个和他们完全无关、完全不相似。
甚至会有些让人感到不适的人物就好了。


独钓冰窟:



就事论事发散一下,不针对任何人。我不会写小论文,就给你们写段相声吧。




我尊重你发文的权利,也希望你尊重我发声的权利。








现在言论一边倒,那我就说点不一样的。毕竟鲁迅说偏听则暗  



   (鲁迅:我TM没说过  





在我看来,撕逼掐架腥风血雨挂墙头都不是什么可怕的事。




最可怕的是捧杀。




捧杀啊记住了【敲黑板








我理解同人圈里这种创作者至上的鼓励风气,谁不喜欢听夸奖呢(我也喜欢)对于好的创作者,我们不吝赞美,对于努力的创作者,我们也给予鼓励。




但这不意味着所有读者都必须说好话。




或许创作者都会有过这样的疑问:我写/画得好吗?我是不是应该这样做会更好?




粉丝喜欢太太,肯定都会说:不不不太太你已经很棒了!你这样就很好!我觉得你的XXX特别好我特别喜欢!!【以下省略彩虹屁套路一千字




作者可能偶尔还会产生这样的困惑,但她不会得到一个客观的答复了。于是在甜言蜜语下,她麻木了。她安于现状甚至逐渐自大,不再问了。




这不是喜欢她,这是在毁了她。




在此感谢一下那些指正我问题的人和骂我骂得狗血淋头的人,虽然很想揍你但还是谢了(。








说回瞳耀。




我算是很早入坑的了,当时tag才100左右吧。我真是把瞳耀当儿子一样看大(。那时能吃的粮一只手数得过来,苦得小白菜地里黄,天天和基友流泪割腿肉互喂。但那个时候总还怀有希望,觉得我再努力安利一点就会好的,等更多人看了SCI,更多的文画手入坑,就会好的。




后来瞳耀逐渐热闹了起来,产粮的人也多了,tag涨到了4000。




好了吗?




或许吧,我不知道。




看着满屏的怀孕生子流产堕胎,娇滴滴哎呀呀的展耀,霸道总裁妻奴白羽瞳,我真的不知道。




(不针对生子就举个例子)




好的文确实有,但能在tag里一眼看到它吗?很难的。




OOC的文因为梗讨喜热度成百上千,正经的好文看的人寥寥无几甚至上不了榜单。




最后心寒的是谁?最后走的人是谁?




醒醒吧,你要维护的到底是什么?








我好几次跟亲友说我想退圈了,我画不下去了这根本不可持续发展,我觉得我在看悼亡者之瞳x王者荣耀。然而还是不停地在被摁头强行续命 




我喜欢他们的兄弟情,他们的默契与信任,日常打闹,他们互为枷锁又互相救赎的独一无二性。然而每次扫tag都觉得,我好像和大众喜欢的不是一个瞳耀。




我不是说生子不行流产不行。可以。当然可以写。梗是没有罪的。




错的永远是OOC。




白羽瞳不会跪在地上泣不成声撕心裂肺说我错了是我害了我们的孩子,展耀也不会变成无理取闹作天作地成天撒娇的孕夫【那不是公孙吗(ntm




只要展耀还是展耀,白羽瞳还是白羽瞳,那要写什么梗都是你的自由。我可以不喜欢,但我尊重你。




但同样的,你在创作的时候,就应该做好对它负责,为它承受褒贬的准备。鲁迅一代文豪不还照样被人指着鼻子骂【鲁迅: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




当然搞事的杠精KY智障直接手撕吧这种人的话不需要听。




我敬佩那些有勇气站出来发言的人。不管他们抱着什么样的目的,至少他们指出了这个圈子里存在的问题。当然,也希望注意一下分寸和形式。毕竟建议和意见是有区别的。








就想到这么多。




一句用烂了的话,同人创作就是戴着镣铐跳舞。你既然选择了戴上枷锁,那就要承受住它带来的重量。你跳成四小天鹅还是老巫婆扑腾都是你的事,但你要敢把镣铐摘了放飞天际,你看你会不会被吊起来打。




当然我也不搞双标政策,我今天说了这些话就说明我会接受任何合理的,槽我挂我骂我OOC的言论。只要你认为我OOC了你就可以说出来,甚至你觉得我画得难看你都可以告诉我,我会听的我不会骂你哒。








我的观点就是这样,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欢迎发表自己的观点。不要吵架不要引战。




不针对任何人,不要对号入座。








还有一个事,一些瞳耀无关的,还有RPS拜托不要打瞳耀tag了。




真不是我圈管,这算是真人剧圈约定俗成的原则之一。








大家一起努力吧。


我是来还债的18

过了几年,橘子投靠的小哥回家娶媳妇了,茶铺过给了三个糙汉子。橘子懒得动,茶小哥就把橘子托付给了三个糙汉子。

后来糙汉子中最嫩的那个改行卖饼了,他带走了橘子。

这天橘子吃得正香呢,饼哥抱起了它,说是有重要任务。

然后橘子就眼睁睁的看着当初在茶铺里老欺负嫩汉子的大糙汉被嫩汉饼哥挠死在它面前。

橘子觉得不对,想跑路但是又被饼哥抓回来了,在再次看到饼哥挠死奸糙汉他媳妇儿哥的时候,橘子逃了。没跑多远被一个漂亮的卷毛男孩抓到了。橘子看着他脖子上的珊瑚项链只觉得好眼熟,怎么有股狐狸味儿。

不对,不是珊瑚,是……狐狸手指,是那个超自恋的大魔头的,所以他是……萨摩!!橘子抬头看到了他耳朵上的耳饰,果然如此。

缘分啊,这都能遇到。

不过,他俩的重逢也太血腥了,好死不死的跟命案扯上关系了。但是呢,橘子现在是黑猫,萨摩肯定认不出她了。

橘子在萨摩怀里打了个哈欠,她无意中瞟到了那个叫荔枝的傻大个,怎么感觉他对萨摩有点不对劲呢。

橘子再次看到饼哥是在大理寺,案子被萨摩破了。饼哥也是个可怜人啊。

橘子被萨摩托付给了傻大个荔枝,因为那个叫四娘的人不喜欢长毛的。

看着萨摩和他们打打闹闹的,橘子觉得这样也不错,萨摩大概已经忘了小时候的事了,他那时候还小嘛。

直到老黑的出现,让橘子觉得事情有点诡异。

萨摩破的案子好像多多少少都有点关联,脑子不够用的橘子决定去查查典藉查查看长安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橘子化为人形偷偷溜走了,留了根猫毛变了个超级呆的黑猫以防出错。

橘子想去借小月那面奇怪的镜子看看未来萨摩的人生,看看能不能适时的帮帮他。她蹑手蹑脚的来到小月家的时候,发现两个仙童在宫里便施法支走了仙童。

“那破镜子哪去了啊”

橘子满屋子翻找着,就是没看到镜子,倒是在小月的枕头底下看到了姻缘薄。

“姻缘薄,对啊,姻缘薄里肯定有萨摩的名字,看姻缘不就知道未来会怎样了,我真是太聪明了”

可是萨摩的姻缘薄被涂改过——牵给了双叶。

橘子把那页纸都看穿了就是看不到涂改之前的字。橘子正对灯研究姻缘薄的时候有人来了。橘子把姻缘薄放回了原位,摇身一变变成了扑棱蛾子飞在灯边上。

只听到那个声音说“我不光没给他们牵线,还给其中一个牵了别的线。就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通过考验了。你输定了”

“不一定哦。”另一个声音回道。

这口音怎么有点耳熟啊,橘子觉得这别扭的口音特别耳熟是谁呢?在脑袋里过了一遍认识的人神妖魔,是——比特!!这死老外怎么还跟小月勾搭上了呢?!!

橘子气得原形都快显出来了。

但是萨摩原来线头那边是谁呢,俩老头儿聊了半天楞是没提到。橘子只好飞走了。

躺在云上,橘子回忆起了姻缘薄上的内容,萨摩的那页上就写着四个字天理难容。看来是重签了线但没来得及改内容。

天理难容,不会是人妖吧?!橘子吓得坐了起来,萨摩遇到的第一个妖是小白不会是他吧,他俩都是公的啊!还真真是天理难容啊。

等橘子回到那边的时候,老黑和萨摩站在了对立面。老黑疯了吧,这么点人就要跟军队抗衡?!

















我是来还债的17

“姐姐,这话是你说的吧,小白又不会说话”小萨摩把玩着脖子上的项链,笑道。

“那是因为你听不懂他说的话,但我能听懂啊。对了,我也有礼物给你”橘子说着伸手在身后变出了一个翠绿色的耳饰。

“什么礼物啊?”

“我看你这个耳饰有点旧了,换个新的吧。”

“好漂亮啊”小萨摩看到新耳饰眼睛都亮了。

“我给你换上吧”橘子把小萨摩的旧耳饰取了下来给他换上了新的。

“这是我收到的最棒的礼物了。谢谢姐姐。”小萨摩摸着耳饰笑得见牙不见眼。

“嘶,我这心口怎么这么疼啊。我……”

“姐姐!”

橘子捂着心口,在萨摩的惊叫声中现了原型——一只橘色的小肥猫生生砸在了小白身上,橘子表示她真不是故意的。

“啊!我的腰!”

好嘛,橘子才现原形这小白被砸的化成人形了。

“原来……姐姐真的能听懂小白的话啊。”

小萨摩已经被这一幕惊呆了。

“死肥猫,差点把本君的腰砸伤了。该死的”小白把身上的猫提了到一边,坐起来揉着腰,一脸的不悦。

“小白,原来你长这么好看啊”

“小鬼,本君不叫小白。叫杀……”小白眉头一皱,顿了顿“那边出事了我先去解决,有事叫我”

“哎……”

一眨眼的功夫小白不见了,橘猫还在。

“姐姐,就剩下我们俩了。”小萨摩抱起橘猫,坐那啃起了苹果,他的生辰过的也太精彩了,啧啧。

他不知道的是更“精彩”的还在后面。

过了好久都没人来找小萨摩回去,他都逗橘子玩,也忘了时间了。

等他抱着橘子出去的时候,外面格外的安静。

“今晚怎么这么安静啊,国师也没来找我。”

“瞄……瞄……瞄”橘子觉得不对劲,烦躁不安的叫着。

“好了,没事的”小萨摩摸了摸橘子的脑袋,给它顺了顺毛。

一人一猫走进了那个小小的王国,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充斥在小萨摩的鼻间。

“阿宁!”小萨摩在城门口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小伙伴。

小萨摩踉跄着跑过去,手里的猫掉了都不知道。

“阿宁!阿宁你怎么了?!阿宁”小萨摩抱起了阿宁,哭花了脸拼命喊着,希望能把她喊活。

“萨摩,快走……”阿宁真的被喊活了,但是就活了四个字,说完就没了真的没了。

“阿宁!!!”萨摩哭得撕心裂肺,眼泪砸到了怀里阿宁苍白的脸上。

“瞄……瞄”橘子在萨摩脚边安慰着他。

“父王……母后”

小萨摩想到了什么,放下阿宁,跌跌撞撞的往城里跑去。橘子只能紧紧的跟在他身后。

“父王!母后!”

萨摩在已成废墟的王宫里喊着,可是没有人回答他,他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他的父王母后。

“瞄!”

萨摩前面的柱子眼看就要倒了,可是他毫无察觉,还在哭喊他的父王母后。橘子急得要施法,正运气呢一个黑黑的身影出现了,他手上的禅杖点了一下,出现了一个光团把小萨摩团住了,保护了他。

原来是巫术。

后来那个老黑把萨摩交给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女人好像是他的妻子,他对她说“照顾好王子,我去找孩子”

一找就找了十几年。

女人带着小萨摩去了一个叫长安的地方,她一等就等了十几年。

途中橘子掉下车了,跟她们走散了。

橘子走走停停的,半路饿得投靠了一个路边卖茶的小哥。

橘子脑子一抽变成了黑猫。她想这样小月就查不到这段了。

茶小哥第一次见到这么肥的黑猫,惊呆了




我是来还债的16

“几百年了还郁闷呢”橘子在玲珑使旁边坐下给他递了只鸡腿。

玲珑使没接也没说话,还是对着那块破石板看他那几百年前的倾城绝恋。

“我要是说我知道她在哪呢”橘子把手收了回来,咬了一口鸡腿,味道还是那么好。

“在哪?”

“庆大校花。这个给你”橘子把一页资料给了玲珑使。

玲珑使看了一眼就扔了,起身飞走了。

“哎,记得换回那张脸!”橘子冲着玲珑使的背影喊道,

“帮我守着这里!”

玲珑使回了一句然后扔了一坨东西回来正中橘子心口,橘子被震飞了,鸡腿和那坨掉在了那里。

“咳咳,好痛!”橘子睁开眼的时候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卷毛,好像是个老外啊就是衣服有点奇怪。

“姐姐你掉下来砸坏了我家的屋顶。”小卷毛指了指上面。

橘子抬头一看果然好大的一个洞,伸手施了法一下就修好了。

“那,姐姐给你修好了。你叫什么名字啊?这里是哪里啊?”橘子俯身笑容可掬的对着小男孩。

“我叫萨摩多罗,这里是珈蓝国我和小白的家”

“哇,好漂亮的白狐啊”

橘子这才发现这屋子里还有只白狐,紫眼睛的白狐诡异而漂亮到过分。于是忍不住蹲下来摸摸它。

“王子……王子……”

“国师,王子究竟在哪里啊?”

此时,外面不远处传来了声音。

“姐姐,我家人来找我了我先走了。小白先交给你了”小男孩说完就走了,还顺上门。走了好久才听到老远传来他和另一个人的对话。

“从哪来的丑猫啊?这么肥”白狐非常嫌弃橘子的原形,跟它比差远了。

“你能看到我的原形?这句话怎么有点耳熟呢”橘子只觉得这句话耳熟到她毛都竖起来了,跟那个死魔头一样嘴毒“还嫌我肥,你连人形都没练成,你哪来的脸说我!”

“我是受伤了,不然能让这小卷毛逮住吗!这雷公电母也是闲的没带眼睛就出来打雷,等本君恢复好了定要上天找他们报仇!”白狐虽然很生气但是还是保持着美好的形态,看来非常爱美啊。

“哎呦,是不是勾搭了野男人才被劈的,活该!”

“本君是公的!公的!”

“公的怎么了,我哥还跟我表弟在一起了呢!”

“本君跟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不同”

白狐高傲的抬起了头。

“你不就是毛白了一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

“小白,我给你带吃的来了!”小卷毛抱着一只烧鸡进了门,看到了橘子有些惊讶“姐姐你还在啊,还好我还带了糕点过来”说着把怀里的另一个包裹打开,里面果然有糕点还有苹果。

小卷毛把包裹铺开把东西放在了桌上。

“小萨摩,你是偷偷跑来的吧”橘子看着满脸通红喘着气的小男孩,问道。

“对啊,我父王不知道我把小白养在这里的,他要是知道了小白这么漂亮早就变成给唐王的贡品了。今天是我生辰我趁着热闹偷跑出王宫的。我怕小白饿着了”小萨摩说着掰了个鸡腿给小白,小白毫不客气的一口咬住了。

“看看人家对你可是真爱啊,人家生辰你不送点什么说得过去吗。”

不等小白反应过来,橘子便对小萨摩说小白有礼物要送给他,要他转过身去再拿出来。小萨摩乖乖的转过身去还闭上了眼睛。

橘子趁机捂住小白的嘴,掰下了它的右爪无名指,扯了根他脖子的狐狸毛,吹了一口气变成了指头项链。

“当当当,小萨摩可以睁眼了”与此同时橘子把项链放在小萨摩手里。

“哇,珊瑚项链!”小萨摩眼睛都亮了。

“以后要是遇到危险吹响它,小白一定会来救你的!”





































我是来还债的15

“我来了,男神!”

白晶晶昨晚太兴奋了导致今天起晚了,抹了个带颜色的唇膏抱着笔记本电脑就来了。

埋在文件堆里的林轩被风风火火的白晶晶吵醒了,抬起头淡笑着说了一句“请坐。”

“喝点什么”

“橙汁,谢谢”

林轩伸手按了电话“小李,送一杯橙汁过来”。

还没等林轩做下一步动作,白晶晶就问了一句“林总监,你一直这么忙吗”

“还好”林轩还是浅笑着,“你一直这么活泼吗”

“那是,我可是花火的太阳女神!”

“那太阳女神你准备怎么写我的故事啊”

林轩已经坐到了白晶晶对面,他发现这个女孩真的非常自来熟绝对是射手座。

“嗯……,从你的小安开始写吧,听说是你青梅。”这是昨晚从橘子给的绝密资料里看到的,白晶晶烂熟于心。

“小安,其实我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只记得她蓝色的蝴蝶发卡”林轩以为她是从狮子那里知道的小安的事,反倒觉得她功课做得挺认真的。

“这么神秘不会是天使吧,然后上班途中看你可爱给了你一个梦?”

常看漫画的白晶晶脑洞大开,谁知道刚好合上了林轩那个梦。

林轩意味深长的看着白晶晶,想起了那个梦,难道白晶晶真的是他的命定之人。

“林总,您的橙汁”秘书端着橙汁进来了。

“让我帮帮你们!”隐身的橘子心生一计,对橙汁施了法术。

秘书手里的橙汁被法术控制毫不意外的洒向了白晶晶。橘子在期待着玛丽苏的剧情出现,按照套路林轩会挡在白晶晶前面帮她挡掉橙汁然后两人四目对视火花四溅!

可是接下来的剧情出乎了橘子的意料,林轩同学抓起旁边的桌布盖了白晶晶一头。那杯橙汁一半洒在了白晶晶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林总我不是故意,我……”秘书慌张的道歉,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先出去吧”林轩比较心疼他的沙发,没工夫计较其他的。

“是”秘书苦着脸走了。

“没事没事,我这衣服也不贵,这橙汁洗洗就好了。”白晶晶拿下头上的桌布边擦着衣服边说。

“可我的沙发是白色的”林轩非常心疼的看着他的白色布艺沙发。

橘子快被气死了,这什么脑回路啊,人不是更重要吗!很铁不成钢的橘子简单粗暴的施法让他俩来了一次脚滑引起的沙发咚,然后一气之下把他俩的红线打了个死结飞走了。

俩榆木脑袋简直了,等他俩开窍来电火星人都跟水星人通电话了!

橘子气呼呼的去买了肯德基全家桶吃抚慰她受伤的心灵。

翻开本子,就剩最后一对了,名字有点怪,冥魇和……玲珑使者!

我去,这对关我什么事,不是他俩自个儿勾搭一块儿的吗?这俩后面一片空白,啧啧,怪哉。橘子致电小月想问清楚那边却突然断了信号。

得,多一对也没什么,八成是小月不知道怎么编了先搞定再回去吧。

橘子掐指一算,找准了方向就去了




我是来还债的14

“林轩哥哥,小安要走了,你保重”

“小安,你要去哪里?”

“天堂缺一个天使我补上了,我只是在上班路上来看看你。林轩哥哥不要挂念我了,我很好。我看过了,白晶晶姐姐才是你的良缘,一定要珍惜她。你们会很幸福的我会在天上看着你们的。不要太想我哦”

就要成功了,橘子拼命忍住要偷笑的冲动,暗暗自恋了一下——她这演技进娱乐圈就是影后啊。

“小安,走之前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林轩眼里带着渴望,像个在渴求糖果的孩子。

“好”

橘子心一软上前抱住了林轩,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林轩哥哥保重”便把他弄晕了。

橘子把他慢慢放下,盖好被子,关了灯,念了个决把这一切在林轩的记忆里变成了他的梦。

橘子给了林轩第二个梦,梦里白晶晶和他是三世情缘,好吧她承认是卿萱恋得来的灵感,但是她编的梦可不是悲剧收尾。

橘子回到了住处,继续写那个故事,第二天她回到了花火。

白晶晶见到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第二天就敢请假你是第一人啊!

“没有啦,这是我跟狮子的协议,我每天给他一个故事,但是在哪上班由我决定。这两天我有点事”橘子解释完拉开凳子坐下,她想着按照套路林轩该来了。

“你也太酷了!我好崇拜你!”白晶晶冒着星星眼,递来一杯咖啡“你教教我秘诀呗?”

“小姐,你现在的重点难道不是你的林总监吗?”橘子接过咖啡无奈道。

“唉,说多都是泪啊,我们的第二次遇见竟然是墓地,该死的狮子他们要谈的事情就是把小安的故事写下来的,但是为什么非得去墓地谈。搞得我一看到那么多墓就悲伤逆流成河把我新书的男主写死了!气死了!”白晶晶气得直拍桌子,然后一手拍在键盘上把电脑里的歌放了出来。

汪峰哥哥那一嗓子我要飞得更高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刚进门的林轩。

林轩走过来,伸手把音乐关了,看了白晶晶一眼“挺励志,这句可以当书名了”

“那个,我弱弱的提个建议,这句歌词唱唱挺好当书名实在太一般,一股小学生满分作文的feel。”白晶晶在林轩转身的时候,弱弱的说了一句。

“我的书,你来写。”林轩转过身,指着白晶晶说道。

“啊?”

白晶晶还没反应过来,林轩已经走了,进了对面狮子的办公室。

“哇,白骨精你发了!林怪兽竟然点明要你写他的书,这家伙的第一也可能是唯一一本书啊,你要火啊”隔壁的同事一喊,其他同事也跟着yy了。

“白骨精,林怪兽不会是情窦终开看上你了吧”

“哎呦,白骨精你今天走狗屎运了,桃花终于开了!”

…………

在一众吵闹声中,橘子异常淡定,喝了口咖啡,嘴角上扬露出了略诡异的微笑。

大概半个小时后,狮子送林轩出来了。出门前,林轩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白晶晶的方向。

回来后,狮子宣布林轩的书白晶晶来写,林轩要求白晶晶这几天跟在他身边听他说他的故事的时候顺便了解他的工作和生活,以求书的真实性。

白晶晶瞬间呆住了,感觉自己过去二十几年的运气被老天爷捏成了一坨现在砸她头上了,一瞬间好命了,近距离接触男神啊!!!

“小安,你抽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白晶晶激动的摇着橘子的手,语无伦次。

“啊,好疼!我不是在做梦啊”

橘子拍了一下她的大腿,白晶晶疼得搓着被拍的地方直叫唤。

“我没用劲啊”橘子看着自己手,有点疑惑。

“骗你的啦,有点疼而已。好兴奋,有点期待跟男神的相处,他的故事最好讲一辈子!”白晶晶笑道,满脸的兴奋。

看吧,本橘做事就是这么靠谱。橘子有点得意自己做事的效率。

我是来还债的13

看来轩晶的结是这个小安啊,只要解了这结,这俩就八九不离十了。

想到了症结所在,橘子一高兴把电脑的事抛在脑后了。

橘子坐在楼顶的躺椅上翻着“账本”等天黑,这对完结就剩一对了,不由得感叹到“还好当初就画了三笔。”

“胖子,帮个忙把我头顶这张破纸拿开,影响我吸收日月之精华了”

“咋的,你一多肉还想练成人形啊?”

橘子闻言把脸上的书拿开,看到了被纸盖住的多肉,忍不住调侃了一句,说着伸手把那张纸拿下来了。

“你一肥猫都能练成人形,玉树临风我为什么不可以”

多肉说完开始晒月亮了,没注意到橘子的不对劲。

“又是这俩,这图要不要这么腻歪啊”橘子看着手里的“破纸”忍不住吐槽道。

“刚刚我真的看到海报被吹到这栋楼楼顶”

“你确定吗”

一阵声音传到了橘子的耳朵里。

“有人来了。我先走了”

橘子随手把海报放在躺椅上,招来朵云走了。

躺在云上橘子拿出手机看了看,七点半了。林轩还有一个半小时才上床睡觉。橘子肚子刚好响了,于是决定去肯德基边吃边等。

橘子点了个套餐,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等餐有点无聊,橘子便拿出手机搜了一下白晶晶说的可乔。

我的亲娘啊,这俩绝对有一腿,但是粉丝怎么撕起来了?

本来挺甜的,画风一到粉丝这就不对了,言语粗俗不堪入目,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橘子无奈为不影响食欲只好退出来了。

吃东西的时候,橘子突然想到了今天要交稿子的,然后想到了湿透的电脑,然后有点绝望了。

当橘子抖着手把不再滴水的电脑拿出来,用仙气把电脑里里外外都弄干后打开竟然还能用,真是太感人了。于是橘子赶紧把电脑里写好存着的稿子发给了狮子。然后又开始写新的故事,她写的都是她在小月的姻缘薄上看到的故事加以润色,一般都是喜剧结尾。

写到一半手机闹钟响了,九点了。橘子收拾好东西出发了。

橘子来到林轩家的时候他已经入睡了,橘子用了穿墙术进了他的房间。橘子把手放在他的手背上使了法术在他的童年看到了小安的样子。

原来是她,橘子认得它,十天前(天上的)刚刚位列仙班的小猫阿宁。林轩遇到她的时候她应该是刚受了五雷劫在疗伤呢。找一孤儿院疗伤真亏她想得出来。那对养父母应该是她变的,时候到了她找理由走而已,但是为了不让林轩挂念所以拿了一捧灰来骗他。没想到林轩却有了心结。

阿宁化的人形是三岁小孩,那时候林轩他们四岁。十岁的时候阿宁走了,这么说他们在一起了七年。好死不死的阿宁人形六岁的时候还救过被人贩子抱走的林轩,然后林轩就死心塌地了。

这结有点难啊。

“你是谁?”

橘子正愁这结怎么解的时候,林轩醒了。

在林轩开灯之前橘子变成了阿宁人形十岁的样子,白色的公主裙,公主头上别着蓝色的蝴蝶发卡。

“小安!”











12

橘子想大概是小月没深入调查资料不全,于是掏出笔记本电脑直接问了度娘,林轩的资料整整三页愣是没提到小安这个人。

也许是极隐秘的恋情,没有别人知道。

郁闷至极的橘子决定从不羁哥下手,于是转个方向就去找不羁哥了。

橘子伸手抓爆米花的时候抓出了那只萌物,一看一袋爆米花愣是被它吃没了。

“你!”

“仙女姐姐,宝宝饿”

“好吧。我认输”

面对闪着大眼睛扬着小圆脸一脸无辜的萌物,橘子再次败下阵来。

搜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不羁哥的位置,橘子快马加鞭前往,好死不死的刚到那里云罢工散架了,橘子生生掉进了一堆大胸美女里,差点淹死。

“啊……啊”美女尖叫着散开了而橘子砸进了水里,好在旁边的工作人员跳下来把她捞起来了,那男的还随口说了一句真重。

“咳咳咳”刚站稳橘子拍着胸口直咳嗽,她被呛到了。

“你们在干嘛?”不等他们问她,她先说话了。

那个一直举着照相机的炸毛男,拿下照相机露出了脸,
“小安?”

“咳咳……不羁哥……咳咳,你在开泳装派对吗?”

“当然不是了,我在拍泳装写真。我带你去后面换身衣服吧别感冒了”不羁哥走向橘子,给她递了一连外套。

“大家先休息一下啊”

不羁哥丢下这句,便在众人下巴掉地上的表情中带着橘子离开了。

“啊,我包里的东西!”

走到屋里橘子才想起来她的包,那里面可是她的债啊,还有新买的笔记本电脑。

把包里的东西一倒,糖吃不了,书还好有仙法护体晒干了就没事了,可是笔记本电脑八成是毁了。

“我的电脑!它还有救吗?”橘子提着滴水的电脑绝望的看着不羁哥。

“让老张抢救一下,还有点希望,八成是脑死亡了”

“你怎么从天上掉下来了?”

不羁哥很快转移了注意力,他更想知道这个奇怪的女孩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我说我坐的飞机炸了我是被炸出来的你信吗?重点不是这个,我来找你是关于林轩的小安的问题。”橘子赶紧提了重点问题。

“小安啊,就是我们的青梅咯,后来十岁那年她被领养走了,越长大我们俩就越不记得她的脸其他人也都渐渐忘记这个人了你说奇怪不奇怪。就记得她喜欢戴蝴蝶发卡”

“是挺奇怪的,那那个墓……”

在给橘子倒开水的不羁哥怔了一下,有点失神。

“哎,不羁哥要烫到了”

“啊,不好意思我出神了。来喝水”

不羁哥走过来把水递给橘子,他没有注意到橘子的衣服在慢慢变干。

“谢谢!不羁哥……”橘子捧着杯子浅笑道,低头喝了一口。

“我不叫不羁哥,我叫陆川”不羁哥突然笑了,笑得像一缕阳光照得人暖暖的。

“川哥,你能不能跟我说说那个没有照片的墓碑的故事”橘子转着杯子一脸期待的看着陆川。

“三年前,院长抱着一个骨灰盒来到我们面前说小安和养父母死在了一场海难里,只找到小安的尸体就拿来给我们了。没有人记得小安的样子,翻遍孤儿院的相册竟然都没有她,所以她的墓是没有照片的。”

“原来是这样啊”

“那你的故事呢?”

“下次再说咯”

橘子背起包欢快的走了,留下了陆川风中凌乱。

陆川才发现这丫头的衣服竟然干了,他们有聊这么久吗,他们怎么突然好熟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