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狐笙京世07

第二天,来凌兰轩找白笙一块儿吃早饭的穆京,发现了白笙留在桌上的信。

只有四个字——散心、勿寻

穆京异常的平静,慢慢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

他要藏,他是找不到的。

穆京只觉得心里好像空了一块,空得有点疼。

“皇上,用膳了!”小布丁去传了膳回来,穆京没应,他又往里走了几步,只看到坐在床边发呆的穆京,“皇上,白笙公子呢?”

“他散心去了”穆京淡淡的回道。

“哦,那皇上先用膳吧”

“不用了,把奏折拿来,我要在这里批阅奏折”这里有白笙的味道,就好像他还在这里一样。

“是”小布丁下去了。

穆京,抚摸着白笙盖过的被子,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而白笙,他本来是想回青丘看看的,可是半路看到了小黑想先告个别。

小黑是去小镇送屏风归来的,半路住进了一个客栈。

白笙的突然出现,吓得小黑鸡腿都掉了,“白笙哥哥,你不是应该在宫里的吗?”

“我想回青丘看看,遇到了你,想跟你告个别”白笙浅笑道。

“回青丘?白笙哥哥,可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小黑咬了口鸡腿,压压惊。

“不是,我只是……”白笙欲言又止,一口喝完杯子里的酒。

“只是什么?白笙哥哥,话别说一半啊”小黑放下了鸡腿,问道。

“小黑,你说,如果你很在意一个人,在意他的喜怒哀乐,在意他的安危与否,有他在会很开心,那是因为什么呢?”

“那大概她是我的心上人了”

“可是如果你们都是雄性呢”

“管他雄的雌的公的母的,只要是真心相爱的,都可以在一起的”小黑往嘴里塞了块肉,他实在不明白白笙哥哥为什么会问他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见得多了,小黑觉得只要是真心相爱,都可以在一起的。

当年,他爹跟二郎真君好的,他差点以为二郎真君才是他娘。

“白笙哥哥,穆京十天后的生辰,你会来吗?”小黑喝了口酒,随口问道。

“十天后?”认识了这么久竟然还不知道穆京的生辰,白笙觉得自己这挚友当得太失败。

“对啊,雪景姐姐说的”小黑回道。

“大概会吧”白笙喝了口酒,起身道了别,走了。

身后传来小黑的声音“白笙哥哥,早点回来!”

白笙苦笑了一下,走进了夜色中。

白笙走到了一片树林中,寻了棵看着比较靠谱的树,靠在树叉上。耳边回响着小黑的话,脑袋里闪过的全是穆京的脸。

“白笙吃饭了!”

“白笙,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糕点”

“白笙,洗澡了”

……

穆京,对他是真的很好,可是……

白笙甩了甩脑袋,睡去了。

白笙的梦里,穆京又对他伸出手,说“白笙,我来娶你了”

白笙醒来,天还没亮,这次没有吓到,只是心口有点疼。

白笙一路往前走,他对自己说,如果遇到一点阻碍就回去,他让老天替自己决定。

越往前走,心口越疼。

“救我!……救我”前面传来的呼救声,由远及近,一声比一声虚弱。

白笙辨别着位置,加快了步伐。

等白笙走近的时候,那个人一身蓝衫挺着大肚子,靠着树,奄奄一息。

“龙?”白笙看着她闪着金光的肚子,里面的是龙胎。

“啊!”妇人,喊了一声。

“帮我……”

“啊?”

白笙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那女人抓过咬了一口,疼得白笙都跟着叫起来了,叫声惊飞了一树林的鸟儿。

喊了一阵,孩子出生了,但是没有声音。

“我的孩子……”妇人虚弱的说着,透着哭腔。

白笙用法术剪断了脐带,抱起了孩子,孩子竟然对着白笙咯咯的笑了,“孩子很好”,撕了袍子包好,抱到了妇人身边。

“我的孩子”妇人眼角滑过一滴泪,身形竟慢慢消失了。

只掉了一个海螺。

白笙把海螺放到耳边,听到了里面的东西。

“我本是瑶池神女,与魔界王子相爱本是不该,再诞下一子更是触犯天条,此行恐是有去无回,望有缘人善待这个孩子”

“这是白捡一个孩子了吗”白笙看着怀里的孩子,自言道,无奈的笑了。

得给孩子喂点东西啊,想着白笙咬破了手指,伸到了孩子的嘴里,孩子捧着白笙的手指吮吸了起来,眉眼带笑。

好奇怪,这个孩子一看到白笙就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哭过。

白笙抱着孩子,往回走,他得给这个孩子找个好去处啊。

走出森林,又到了那家客栈,天也亮了,小黑已经走了。

白笙住下了,吩咐店小二打来了温水,给孩子洗掉了身上的血污。

洗澡的时候,孩子一直在咯咯的笑,许是洗得舒服了吧。

洗了澡,孩子睡了,白笙累了,也睡在了孩子旁边。。

白笙睡了好久,直到孩子饿得直踹他。

白笙招呼小二,要了点蜂蜜,喂给了孩子。

吃到蜂蜜,孩子就不闹了。

“你怎么老是笑啊?”白笙逗弄着怀里的孩子,也跟着笑了。

白笙不在了,宫里再也没有那个香味了。

宫人传言,莫不是那人厌了,离皇上而去了。

皇上已经四天没传膳了,那盘子糕点从那天起也没动,最近上朝老是心神恍惚,一下朝就钻进凌兰轩不出来了。

凌兰轩里白笙的味道已经淡近没有了。

穆京还是坐在床前的桌子边,批阅奏折。

他平静得让人害怕。

没有难过,没有恼怒,没有寻找。

只是批阅奏折的地方由御书房变成了凌兰轩白笙床边。

只是再未进食,没味道。

小布丁看着,觉得皇上是痴了,换了常人该难过死了。

“皇上,过几天就是您的生辰了,说不定白笙公子那天就回来了”小布丁宽慰道。

“他,会回来吗?”穆京抬眼看着小布丁,眼神中透着一丝忧伤。

“会的”小布丁肯定的点点头。

白笙走了,穆京才知道白笙于他不止是挚友,不止……

他从未奢望过白笙会回来,他以为白笙玩够了,就走了,不会再回来了,在白笙的眼中他穆京只是一个朋友吧,没什么特别的。

既然走了,又何必打扰他。

白笙回来,只是妄想罢了。

穆京苦笑着,摇摇头。

小布丁也跟着摇摇头,白笙公子,你再不回来,我们皇上该痴了。

小黑回来了,告诉余琰和郑雪景半路见过白笙的事,顺便告诉他们白笙可能要回青丘了。

郑雪景一听,急得直跺脚,她那个傻哥哥,喜欢人家又不直说,人家走了,就茶不思饭不想的,白笙要是真回了青丘,她这哥哥怕是要难过死了。

“余琰,你去把白笙找回来,好不好”郑雪景央求余琰帮忙。

“他要是不愿意回来,我去找也没用啊”余琰回道。

“我跟白笙哥哥说了,过几天是穆京的生辰,他可能会回来吧”一旁的小黑说道。

“我了解白笙,他要是想回来,自会回来的。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强摘的花不香!”余琰说道。

“是啊是啊,白笙哥哥最讨厌别人对他用强了。”小黑附和道。

这边,休息好的白笙正抱着孩子往回走呢,孩子刚出生不宜带着他飞。

也许能赶上穆京的生辰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