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狐笙京世08

新皇的生辰,宫里热闹非凡,整个宫里仿佛被染上一层红色。

宫女太监们都忙得四脚朝天。

可是,寿星却站在种满桃花的院子里发呆。

那时白笙还是只白狐,从树上跳到他的怀里,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可爱极了。

白笙会不会又变成白狐出现在树上呢。

穆京感觉脚边有什么东西在咬他的裤脚,“白笙!”低头一看,却是阿狼。

俯身抱起阿狼,抚摸着它毛绒绒的脑袋“阿狼,你说白笙现在在哪里呢”

阿狼哼了哼,竟然捧着一朵桃花在啃。

“你在学白笙吗?”穆京摸着它的头笑道。

阿狼停下动作,抬头看着穆京,下一刻眼中溢满了眼泪,恍惚间穆京把它看成了当初狐身的白笙。

“白笙……白笙”

“皇上,寿宴要开始了!”身后传来小布丁的声音,“您怎么在这儿啊,让奴才一阵好找”

“这是阿狼”小布丁走近才发现穆京抱着阿狼痴痴的喊着白笙,无奈道。

“寿宴快开始了吗,白笙还是没来”穆京凄凉的笑了“我要沐浴更衣”

“好,奴才这就去准备”小布丁抱走阿狼退下了。

沐浴的时候,

穆京想起了那天刚醒的白笙嚷着要泡澡,

想起了傻傻的他衣服带子都解不开,

想起了白笙趴在盆边眉眼带笑的跟他说要做几身衣服

想起了……

穆京泡着澡睡着了,一滴泪滑过眼角。

过了不知多久,在小布丁河狮东吼的摧残下,穆京才醒来。

“白笙来了吗?”睁开眼的第一句话。

“没……”小布丁弱弱的说道。

“你出去,我等会儿就到。”穆京站起来,扯过方布围在腰间。

“是”小布丁退下了。

不一会儿,穆京穿上绣娘做的新衣出现在门口,面容冷峻。

走在路上,一路的鲜红刺得穆京眼睛疼。

余琰来了,郑雪景来了,小黑来了,谭太医也来了,很多人都来了,却独独缺了白笙。

穆京坐在殿上,举着酒杯,扯着假笑,一杯接一杯喝着众人随着祝福敬来的酒。

他终究是没来,穆京想着又喝下一杯酒。

“好香啊”

一阵香味飘来,引得众人寻着香味探去。

一袭白衣出现在门口,怀里不知抱着什么,传来咯咯的笑声。

“穆京……”

白笙才喊出名字,就被怀里闪出的金光闪得歪过脑袋。

一条金龙盘旋在大殿上空,发出阵阵龙啸,最后进入孩子体内。

“真龙转世啊!”

“皇上此乃国之祥瑞啊!”

众臣分分称赞道。

而穆京只注意道那抹白色的身影。

“别调皮!”白笙对怀里的孩子说道,语气中满满的宠溺。

“白笙”穆京喊着这个他梦里喊了很多次的名字,害怕只是幻影,他不敢相信白笙真的回来了,离开了座位,往前走着。

“穆京,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辰,给你送礼品来了”白笙笑得甜甜的。

“白笙”穆京说着疾步走到白笙面前,把他拥入怀里,“你回来便是最好的礼品”,穆京声音都是颤抖的。

直到白笙怀里的小家伙踹了他。

“压到孩子了”白笙说着把穆京推开,“我送你的礼品”白笙笑着把孩子递到穆京面前。

“这孩子刚出生,爹娘就没了,你可以收留他吗?”
白笙说得楚楚可怜。

“你跟他一块儿留下来,否则免谈”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放手了。

“好”白笙突然脸红了,“穆京,其实……我……”

“我喜欢你!”穆京的话震惊四座。

“啊?”

穆京吻了白笙的额头,“我喜欢你”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皇后了”

“啊?”

“怎么你不想吗?”穆京的眸子暗了暗。

“不……不是的,只是……”

“我们现在就成亲,我只要你一个”

寿宴变封后宴,丞相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余琰和郑雪景相视而笑,这傻哥哥终于不傻了。

小黑现在才知道白笙哥哥为什么会问他那个问题。

众臣皆呼“万万不可!皇上不可无后,江山不可无人继承啊”

“白笙带回来的孩子就是太子!”穆京的话再次震惊了众大臣。

太上皇始终没说话,此时开口道“京儿,按你的心意来吧”脸上是欣慰的笑容。

“嗯,谢父皇!”穆京回道。

穆京拿出只金簪插在白笙束着的头发上。

“这不是我上次买酒的簪子吗?”白笙摸着头上的簪子问道。

“是啊,我又买回来了。”穆京看着白笙,笑了。

“成亲怎么能穿白衣服呢,白笙公子,我们去换换”小布丁出言,走向前欲带走白笙,又道“皇上,皇后等会儿就回来了”

“穆京,你抱一下孩子”白笙把孩子小心的放到了穆京的怀里,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白笙刚走不久,孩子开始哭闹了,怎么哄都没用,穆京以为他是饿了,让乳娘抱去喂也没用,只好带去找白笙了。

太上皇只好掌控着寿宴哦不婚宴,活络气氛。

“白笙,这孩子怎么老哭啊”穆京抱着孩子走进凌兰轩说道。

“哎呦,你怎么又调皮了”一袭红衣的白笙抱过孩子,说道。

孩子竟然笑了。

“我来”穆京推开小布丁的手,亲自为白笙系衣带,“这孩子不会只认你吧?”

“现在是这样,以后会好的吧,谢谢你收留他”
白笙能想到的最好的去处就是这里了,神仙的孩子肯定要让他过最好的日子啊。

“因为你,我才收留他的”

“他可是龙啊!”白笙实在不理解,难道龙不比他这只狐狸重要吗。

“是龙是虎与我何干,我只在意你”

白笙呆呆的看着穆京,因为穆京的话脸又红了,原来在穆京心里他那么重要啊。

“我们成亲去”

穆京拉过呆呆的白笙,向大殿走去。

“原来,还可以这样的”小布丁在他们身后叹到。

拜了太上皇,敬了茶,封了后。

白笙便被郑雪景她们包围了。

“白笙哦不嫂子,这孩子哪来的?”

“大树下捡的”

“白笙恭喜啊”

“同喜同喜”

“白笙哥哥,你要好好的”

“嗯,我知道”

白笙抱着孩子的手有点酸,这死孩子谁都不跟,只认白笙。

白笙敬了他们几杯酒,借口头晕回房了。

好不容易哄睡了孩子,放在了那张摇摇床里,还好穆京有打扫,很干净。

“白笙”穆京刚好回来了,从后面抱住他,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你好香啊”

白笙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得抖了抖。

“怎么了?”穆京的手解开了白笙的衣带。

“痒”穆京的胡渣扎的白笙的脸痒痒的。

“等会儿就不痒了”穆京把白笙扑倒在床上。

“你干嘛?”

“你说呢……”

“唔……你……唔唔”

第二天,白笙是被孩子的哭声吵醒的,穆京已经不在了,去上早朝了吧。

“你饿啦?”白笙爬起来,抱起孩子,“小布丁,找乳娘来”

“是!”候在门外的小布丁应道。

白笙只觉得浑身都痛。

穿好了衣服,洗漱完。乳娘刚好来了。

可是这死孩子,一离开白笙就哭得肝肠寸断的,最后只好让乳娘把奶挤在碗里,白笙一勺一勺的喂。

“你不会拿我当你娘了吧?”白笙又给他喂了口奶。

白笙知道他答不了,只是奇怪为什么这孩子一离开他,
就哭成那样。

“难道是因为你第一眼看到的是我?”

“你……哎,该给你取个名字了,不然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了。”

白笙歪着脑袋想着,“就叫……就叫……”

“叫穆林吧”穆京进门说道“树林里捡到的嘛”

“林儿,这名字好”白笙笑着点了点头。

白笙怀里的孩子,咯咯的笑了,他也喜欢这个名字。

“你离我远点儿!”白笙才发现是穆京,气道,“今晚睡你的嘉文殿去!”

“怎么了?我的皇后”穆京疑惑的看着白笙。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白笙气结,真是混蛋。

“我真不知道啊”穆京一脸无辜。

“禽兽,你昨晚弄疼我了,很疼!”

穆京看着气鼓鼓的白笙,觉得可爱极了,忍不住亲了一口。

白笙脸红了,“谁允许你亲我的?!”

“我允许的”穆京又亲了一口。

五年后

“娘亲,林儿摔疼了”粉嫩粉嫩的小孩蹒跚着走过来,伸出白胖的胳膊给白笙看。

“我不是你娘”白笙无奈的再次解释道,这孩子自打会说话起就叫白笙娘亲了,解释了很多次还是没用。

“娘亲,不要林儿了吗?”小孩眼泪汪汪的看着白笙,扁着嘴。

“当然要了,可我不是你娘啊”

“喂大林儿就是林儿的娘亲!林儿记得娘亲身上的味道。”小孩无比的倔强。

这孩子,白笙无奈的摇摇头,等他大了就明白了。

这孩子过百日的时候,郑半仙来了,掐指一算,才知道,这孩子是西海三公主寸心的转世,只是投胎的时候判官手一抖,让人家投了男胎。

“娘亲,这只狗为什么叫阿狼啊?”

“因为你爹想让它像狼一样厉害的,可惜养成了头猪”

趴在白笙脚边晒太阳的阿狼,无比幽怨的看着白笙。

“娘亲,林儿饿了”

“娘亲,爹爹怎么还不回啊”

“娘亲……”

白笙os:我真不是你娘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