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狐笙京世03

算算日子,白笙来宫里也有一个月了。前些日子,穆京带白笙去看过雪景妹妹和小黑,余琰还是没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仙女姐姐看上余琰,不让他回来了。

尽管有小黑陪着,雪景还是会思念着余琰,憔悴了不少,而余琰只会每隔两个月送朵彼岸花回来,人却没个影。

可是,仅仅是一朵花也能让雪景开心好久,还专门买了个好看的花瓶供养起来。

白笙目前只是只普通的狐狸,也没办法帮上什么忙,只能干瞪眼。

白笙这一瞪,倒是把雪景给瞪乐了,笑得前仰后合的,说这样的白笙特别可爱。

回来后,穆京时刻都在想怎么把妹夫给找回来,于是让小布丁去查怎么去余琰浇花的地方。

这日,刚批阅完奏折,这些日子要操劳国家大事又要操心妹夫的事,穆京感觉格外的累,回到凌兰轩,让宫女们备了洗澡水
,泡了个舒舒服服的澡,随手扯了块毛巾,围在腰上,爬上床抱着白笙就睡过去了,嘴里喃喃着“白笙,你怎么这么香啊”

白笙嫌穆京太热,爬到外边睡了。

天空中,一道光,一闪而过,又回来了。

“这不是跟我女儿缔结过契约的白笙吗?怎么恢复原形了?”

原来是雪景的养父郑半仙,正立于凌兰轩屋顶。

看到变成普通白狐的白笙,郑半仙手一挥,一道光进入白笙体内,闪了闪,灭了。

这是给白笙的一道灵力,用于护体的。

“哎,看在你以前照顾过我女儿的份上,这颗丹药就赠予你了,能恢复到什么样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郑半仙从葫芦里倒出一颗丹药,用法术送到白笙体内。

看着丹药柔和的待在白笙的体内,郑半仙放心的走了,不知道又到哪逍遥去了。

过了半个时辰,白笙体内的丹药开始起作用了,慢慢的,白笙化为了人形。

初化为人形的白笙,光溜溜的,被冷的一激灵,闭着眼睛直往穆京被子里钻,最后钻到穆京怀里,才感觉暖和些,睡死过去了。

白笙长长的头发,蹭得穆京的手臂痒痒的,穆京翻了个身,抱紧白笙,嘴里喃喃着“白笙,别动”

第二天,前来唤穆京起床上早朝的小太监,看到了赤裸裸抱在一起睡的两个人,吓的拂尘都掉了。

皇上,这是临幸哪位大臣家的姑娘了??这可是头一次啊,这要是扰了皇上美梦,那还得了,可是,也不能不唤皇上上早朝啊,这可怎么办?

小太监不敢做主,于是决定去找老大,结果却在门口撞到了小布丁。

“你小子,慌慌张张的,干嘛呢!”小布丁被撞的往后退了一步,后背差点撞到了门框,有些生气。

“小哥,皇上昨晚不知道临幸了哪个大臣家的女儿,睡得正香呢,我不敢叫他,正想着去找老大呢”小太监急忙解释道。

“什么?!穆京有媳妇了?!!”小布丁下巴都快惊掉了,直呼其名了。

“皇上!!!”小布丁喊着往里跑,他本来是来告诉穆京关于余琰的消息的,谁知却意外得知这个大喜事,这些天,他不在的时候,到底都发生什么了。

门口的小太监,趁机溜走了,反正有小哥在,然后小太监走过的地方,人们都知道了皇上临幸了个姑娘。

当小布丁大着嗓门喊到床前的时候,穆京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问“小布丁,你喊什么啊?”

“白笙公子?!”小布丁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穆京,抖着手,指着穆京鼻子,“你……你临幸了我们家白笙公子?!你个禽兽!”

“白笙公子,可是你的挚友,他还救过你的命呢,你怎么恩将仇报啊?!!说你是禽兽都抬举你了!!”小布丁声泪俱下。

“不是,你……”穆京被小布丁突如其来的控诉弄懵了,他怀里的不是只狐狸吗?
一转头,却看到了光着的人形白笙,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头,“你出去!”穆京冷冷的说道,脸朝着白笙。

“你!”

“出去!”

“哼!我就在外边等着,你要是敢欺负白笙公子,我揍死你!”小布丁,扬了扬拳头,气呼呼的往外走了。

穆京轻轻的把胳膊从白笙脑袋下抽出来,下了床,给他掖好被子,穿上衣服,走到门口,对小布丁说道“给白笙找身合适的衣裳,等他醒来穿上,你,不准看他的身子!我回来再解释昨晚的事。”

说完背着手走掉了。

小布丁,在他身后张牙舞爪,气的牙根痒痒。

小布丁,气归气,但也遵命找来了身合适的衣服给白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丹药的问题,白笙有些嗜睡,直到日上三竿才醒。

可是,小布丁却以为是昨晚穆京那个禽兽欺负惨了白笙,蹲在床前,看着白笙,一阵心疼,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小布丁?你怎么了?”初醒的白笙看到眼前哭的肝肠寸断的小布丁,一阵心疼,忽视了自己能说人话的事了。

“白笙公子,这是你的衣服,穿上吧,我在外面等你”把衣服放到床上,小布丁一阵小跑出去了,他一定要控制住自己,不让白笙公子知道真相,可是白笙公子会痛,那他还是会知道的。

想着,小布丁又难过得哭了,在心里问候了一遍穆京的祖宗十八代。

“衣服?”白笙腾的坐起来,看到的是化为人形的自己,人手人脚,一照镜子,人脸!真的是太好了,难道是老天爷开眼了?

不管了,先运下功试试。

“哇!我有内丹了!一下子有了五百年的修为!真是太美好了!哈哈哈哈哈哈”

小布丁,正抹着眼泪,听到屋里传出白笙的笑声,眼泪都忘记掉了,“白笙公子这么开心,难道他喜欢穆京?那,我岂不是误会了”

“白笙!”下了早朝的穆京,回到了凌兰轩,刚进门便喊道。必须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免得小布丁一直误会他。

小布丁,擦了擦脸,跟着穆京进去了,以为白笙喜欢穆京的他,准备要跟穆京道歉呢。

“穆京,这衣服怎么这么难穿啊?这怎么系啊?”白笙低着头,摆弄着衣服,听到穆京喊他,便问道。

“这样系就好了”小布丁急忙跑上前为白笙整理衣服。

而穆京已经被白笙的样子惊呆了,墨色的及腰长发,配上这身……

等等,这衣服……

“小布丁,你怎么把这身衣服给白笙穿了?”穆京把小布丁拉到一旁,小声问道。

“这是唯一合适的了,你的衣服白笙公子穿着有点大,总不能把我的衣服给他穿吧”小布丁解释道。

“那,你也不能把边城大妈送给我未来媳妇做的嫁衣拿出来啊”穆京急了,这身衣服是当年他打仗的时候,在战场捡到的大妈,为报恩,送给穆京未来媳妇做的衣服,这衣服原本是给大妈未来儿媳妇的,可惜跟敌军将军跑了。

“难道要摆在那儿积灰吗?”小布丁想到白笙公子是真心喜欢穆京,穆京却连一件衣服都舍不得,有些生气了。

“你!”穆京被气到语塞,一挥袖子,转过身,不理小布丁了。

这一转身,发现,白笙穿这身衣服,真是挺合适的,好不潇洒。

“穆京,我们去看雪景吧!得让她知道我恢复人形了!”白笙走近穆京,说道,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

“好!”穆京笑道,连小布丁都被他脸上突现的温柔吓到了。

“白笙,你昨晚怎么突然变成人形了”

“老天开眼了吧”

“……”走在二人身后的小布丁,感觉哪里不对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