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狐笙京世01

穆京:当今圣上,年龄十九。

白笙:在包子脸太子陷害穆京,穆京为了救他万箭穿心之时,用内丹救了穆京,恢复原形白狐,被琼花带走养了。

郑雪景:穆京同父异母的妹妹,流落人间,继承养父(郑半仙)的屏风店。

小黑:哮天犬和九尾狐仙的儿子

余琰:白笙的朋友,郑雪景的男票,给仙女浇彼岸花去了。

详情请看屏里狐,地址:搜狐视频、bilibili动漫。

…………………………………………………
刚下完早朝,走在御花园里。

“好香啊”旁边的小太监一脸的陶醉。

“大概是花香吧”穆京背着手,也嗅了嗅。

“不对,咱宫里哪有这种味道的花啊”小太监否定道,他从小在宫里长大,宫里每种花的味道他都知道,最近又没有新来的花。

小太监嗅着味道,一路走去,他到要看看什么花变了味,难不成成了花精!

穆京跟在小太监身后,一起走着,无奈的笑了,小布丁还是那么孩子心性。

小布丁,是穆京给小太监取的名字,在此之前他叫狗子,是穆京的爹打仗的时候在战场上捡到的,还在襁褓中,就带回来给五岁的穆京养了当玩伴。

他之前觉得太监的衣服好看,就穿了太监服,当了穆京的贴身侍从。

小布丁闻着味儿竟然走到了穆京种桃花的栯笙阁,这桃花是种给雪景妹妹养蜘蛛的。

打开门,满眼尽是粉色的桃花。

“哇,好白的狐啊!好香啊”小布丁站在一颗桃花树下看着树叉上,捧着桃花吃得正香的白狐,惊叹到。那香味竟然是从白狐身上散发出来的。

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的白狐,下一秒扑进了站在小布丁旁边的穆京怀里。

“小狐狸,你……白笙?!!”好气又好笑的穆京在狐狸抬头看他的时候,心里紧了一下,是白笙,他额头少的一撮毛是在被琼花带走之前被阿狼(穆京在战场上捡的小狗,圆圆的,屁股大大的)意外咬掉的。

“什么?是之前救过你的狐仙,皇上,他一定是无处可去了,你一定要收留他啊,”小布丁一听是白笙,急忙求情,白笙在他心里是最厉害的狐仙!

此时穆京怀里的白狐掉出两滴大大的眼泪,可怜巴巴的看着穆京,穆京要是再把他扔给琼花,他就去跟余琰浇花去!

跟琼花在一起,一天洗三次澡,天天吃青菜豆腐,掉点豆腐渣在身上又要被洗澡了,他都快被洗死了。

当初穆京竟然趁他睡着了把他送给琼花了,一醒来就在那个地方了,环境是不错,可是他不喜欢琼花,琼花还老爱摸他的毛,特欠揍,可是余琰说不能打女孩子。

他可是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摸清路线,趁琼花去买豆腐的时候,逃出来的。

半路饿坏了,潜进了一个穆京家还大的房子找吃的,结果只在一个粉色的房间找到了一盒糖,有点苦,他全吃了,还好能顶饿。

房间的主人——一个容貌一般的女子上香回来快哭死了,她的凝香丸啊,一举夺花魁的唯一希望啊!

为了不在见到穆京之前饿死,他啃起了桃花。

“好,那我暂时收留你”穆京摸摸他的头,又对小布丁吩咐道“去找琼花,告诉琼花白笙在我这里”

“是!”小布丁领命走了。

听到穆京同意他待在这里,他开心得咧开的嘴角在听到穆京让小布丁去找琼花后僵在了那里,狭长的眼睛看着穆京,又开始掉泪了。

“你这小脚脏的,”穆京抓着白笙的前爪笑道,“我给你烧水洗个澡吧”

穆京接下来的话,让白笙差点没背过气去,他已经很努力让身上保持雪白了,吃桃花只是还特意抖了抖,抖掉了身上沾到的东西,怎么还是逃不过要洗澡的命啊!

他不是不爱洗澡,他是让琼花洗怕了。

他轻轻咬了穆京一口表示抗议,可是,穆京说“你咬我也没用,脏了就得洗。别怕,我洗得可好了,我家阿狼最喜欢我给它洗澡了”

白笙只好服从了。

话说小布丁找到琼花的时候,她正坐在饭桌前哭呢,眼睛肿得像核桃,桌上放的依然是青菜豆腐,不过多了个蘑菇汤。

她已经找了白笙好几天了,附近都找遍了,她以为白笙真的丢了,每天哭成泪人。

“姑娘,在下是当今圣上的人,白笙公子在我们宫里,姑娘可安心了”小布丁走进屋内作了个辑,恭敬的说道,刚才他一路喊过来,都没人应,要不是听到哭声他差点以为没人了,他进来那姑娘也没个反应,就是对着桌上的豆腐哭。

“白笙在宫里?!”琼花闻言站了起来,凳子翻了也没理“我去把他带回来!”说罢,作势要出门。

“不必了,白笙公子不想见到你”小布丁冷冷的说道,他只是来通个信,让她不担心的,她竟然要把白笙公子带回来,白笙公子是去找皇上的,谁也不能带走。

“是吗,原来他跟我在一起这么不开心啊”琼花笑了,眼中还带着泪,把凳子扶起来,坐下,开始吃饭了。

“在下告辞”小布丁做了个辑,退出了屋子。

琼花在吃豆腐,没理他。

回到宫里,看到洗完澡的白笙正跟阿狼一块儿躺在御书房的房顶上晒太阳呢,好惬意啊。

小布丁笑意盈盈的走进御书房,对殿上正批阅奏折的穆京说道“皇上,找到琼花姑娘了,跟她说过白笙公子在我们宫里了”

“她怎么说?”穆京批阅着奏折,头都没抬一下。

“哦”

“就一个哦?”穆京闻言放下笔,抬头看向小布丁,满眼的质疑。

“对啊,就一个哦,她应该是知道是皇上就放心了”小布丁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脸不红心不跳的。

“那白笙就先留在这里吧”穆京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房顶上的白笙听到了穆京的话,放荡不羁的笑了起来,那笑声,旁边的阿狼毛都立起来了!












评论

热度(1)